首页 > 研报 > 宏观 > 研报中的新高频词汇:减税

研报中的新高频词汇:减税

2018-12-03 11:42:52      来源:新浪财经
分享到:

减税俨然成了研报中的新高频词汇。一时之间,包括宏观、策略、固收、消费行业多个领域的研究员,都在关注减税。

事实上,自年初以来一系列减税政策已经相继**,但市场上对减税的呼声却仍然不绝于耳。究其原因,自然与上半年财政收入的高增长有关。今年1-6月税收收入增长 14.4%;而与此同时,上半年名义 GDP 增速从 2017 年的 11.2%跌落至个位数,仅增长 9.98%。

无论如何,各方对减税的翘首以盼不难理解,毕竟立足长远,放水养鱼的财政政策更值得期待。不过,我们更关心的是,当研究员们不约而同地开始讨论减税的时候,他们的关注点在哪里?

为什么我们感觉税负不低?

在讨论减税这个话题时,一个突出的焦点是,为何各类报告中总说国内的宏观税负并不算高,我们却又觉得税负不低?

国信证券(9.350, 0.38, 4.24%)的减税系列专题报告中增加研究过这个问题:宏观税负狭义的三种统计口径分别是狭义统计(税收/GDP)、稍广义的统计口径【(税收+社会保障基金收入)/GDP】、广义的统计口径(政府全部收入/GDP)三种方式,这份报告对狭义到广义的三种口径都进行了统计,其结论是,对比国际主要经济体税负水平,我国宏观税负水平均不算高。

可是,我们为什么会觉得负担不轻?

国信证券的这份报告认为主要原因有三:一是我国的个人所得税边际最高税率(45%)较高【远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31%),即使与欧洲(33%)、OECD(42%) 等发达地区相比也比较高】。二是企业各项税费占商业利润比重较高。据世界银行统计,虽然我国企业所得税税率均处于中位数水平,但2017 年我国企业总税负占企业商业利润比重高达 67%,远远高于美国(44%)、韩国(33%)、加拿大(21%)等发达国家,而即使与俄罗斯(48%)、南非(29%)、泰国(29%)等新兴经济体相比同样处于高位。三是以**为代表的间接税在实际征收过程中,企业由于部分项目难以抵扣而无法转嫁,且以**为代表的间接税占比高达 60%,远高于发达经济体。

上述结论在光大证券(10.530, 0.55, 5.51%)的宏观研报中也得到印证:整体而言居民税负不太高,但从结构来看存在较多问题,目前税收多针对居民的工资性收入和消费行为,并未发挥较好的收入调节作用。而企业税负方面,据世界银行和普华永道联合发布的《Paying taxes 2018》对190个国家的中等规模制造企业税负案例评估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制造业的税负为67.3%,在19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15,远高于40.5%的世界平均水平。该团队利用收入法核算下的GDP分项进行了宏观层面的估算,2017年企业的税负大概为43.0%(若考虑到企业承担部分**,则税负会上升到48.3%)。

那么多的研报关注减税,为什么?

海通证券(9.840, 0.40, 4.24%)宏观团队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下行难阻”。事实上,海通证券的宏观团队曾写过多篇关于减税的专题报告,其中一篇是对英美日三国的减税经验进行对比,其结论是,不论消费增速的下滑是来自居民收入的透支,还是消费成本的上升,其实都可以通过减税政策来解决,但需要明确的政策方向与一以贯之的政策定力。

这份报告中指出,美国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除去此次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政策,美国已先后实施了三轮大规模的减税**,分别发生在80年代的里根政府时期、01年左右的小布什政府时期和金融危机后的奥巴马政府时期,减税政策实施之后,美国经济均得到了强劲回升。

英国的撒切尔政府也在任期内推出了对所得税的大幅减免措施,包括个人所得税税率的削减、个税税率结构的大幅简化以及公司所得税率在其任期内下调接近20个百分点等。减税政策带来了居民收入的改善,进而使得消费也得以恢复。随着英国税收收入增速由 80 年的 24%一直降至84年的7%,居民家庭可支配收入增速由81年-0.4%的低点回升至85年的4.5%,也带动居民消费支出增速由81年的0.2%左右恢复到86年6.5%的高位。

与之相反,日本其在 80 年代后期和 90 年代后期也集中推出了对于所得税的减免措施,但是由于其对减税政策不够坚持,在减税加税的道路上反反复复,加上增加了消费税,每次消费税的提升都导致消费大幅下滑。

除了可以托住消费,也有报告在测算后发现,减税可以增厚上市公司的利润。民生证券以2016年的年报财务附注的数据为依据(2017年数据缺损严重)计算**减税对上市公司净利润的影响,其结论是,保守假设下(16%和10%两档分别下调2个百分点14%和 8%),**减税增加A股上市公司净利润约3500亿元,占上市公司净利润10%,全国企业减税5400 亿元,占**10%。

有多少空间可以腾挪?

当然,要说减税也并不容易,不仅要平衡好长期税制**和短期需求管理,还要平衡好收支两端的约束。若不然,近十年来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宏观税负也不会出现较为明显的上升趋势(2009 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宏观税率平均值分别为 32.3%和 16.5%,而截至 2015 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税负水平平均值分别为 34%和 17.7%,分别上涨 1.7%和 1.2%,数据来源为国信证券)。

天风证券(6.330, 0.20, 3.26%)在报告中指出,减税的主要阻力是宏观加杠杆风险,即使暂不考虑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影响,财政空间约束下,赤字率一般不会超过4%。将2018年的宏观税负、非税收入、财政支出线性外推,在不施加额外减税刺激,财政收支自然演化的情境下,2019 年财政收支差额将为29713亿元。在4%的赤字率约束下,大约有10000亿左右的减税空间。如果考虑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影响,赤字率约束更紧,空间无法打满,那么减税可能小于10000 亿。但如果考虑减税对经济的刺激作用,GDP增速提高,也可能在不触及4%赤字率的情况下实现减税10000亿的效果。综合来看,10000亿可能是 2019 年可能的减税规模。

那么,怎么减?通读多篇报告,绝大多数人的建议是从**入手。一是因为在年初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三档并两档”的**,因此市场上对**进一步**的期望较大;二是因为**作为我国税收收入占比39%的第一大税种,减税效果最具普适性;三是**作为流转税,所有居民购物时都间接支付了**,减税意味着产品会自然降价,可直接削减消费成本,有利于中低收入者。

根据海通证券的测算,**率全面下调 1 个百分点,将带来减税规模约在 6000 亿元左右,这已经相当于 17 年个税收入的一半,如果现有三档**率并为两档,则带来的减税规模最低也在万亿元左右,和个税收入规模已大体相当,因此**减免释放的红利更为可观,通过价格体系的调整,势必对消费端形成强有力的促进,有效地对冲经济的下行压力。

本材料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本材料仅供具备相应风险识别和承受能力的特定合格投资者阅读,不得视为要约,不得向不特定对象进行复制、转发或其它扩散行为,管理人对未经许可的扩散行为不承担法律责任。


标签: 宏观研报 消费 A股

轻财经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轻财经”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轻财经。轻财经与作品作者联合声明,任何组织未经轻财经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轻财经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

联系我们